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跟同学妈妈在大巴上的疯狂一夜
跟同学妈妈在大巴上的疯狂一夜

跟同学妈妈在大巴上的疯狂一夜

那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,我一个同乡的妈妈 于姨去大学看他,正好我也要回老家,所以有了个机会我们一起坐大巴回老家。

  中午上的车,一下午我们都挨着躺在两个相邻的卧铺里,我偶尔把手伸过去占个小便宜,于姨也不怎么制止,于是我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了,天色晚了,我看着迷迷糊糊快睡这的于姨,我移动身体慢慢靠近于姨,她只转头看我一眼又再转头向着车窗闭上了她的眼睛,我得到于姨的默许,于是大胆地从后拥抱着我的猎物,她顺从地傍在我的怀里,我下面逐渐的变硬起来了顶着于姨之肥臀,于姨这时候并没作声,心想于姨都如此开放,于是我的手就开始不由自主地去摸她的乳房,在完全没有遭到抗拒之下,我迅速地握紧她那对丰满的乳房,是那么饱满和松软,比我想像中还要完美,我一边吻着她后耳背,一边脱掉她的衣服,她的那件松身衬衣很容易的就被我脱了下来,胸围也被我一扯就扯掉了,我将她推转向着我,我看到那黑红色的乳晕,我连忙用舌头在上面打转,另一只手轻揉着她胸前的那一对又白又挺的乳房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你弄得我……我舒服死了……你真坏!」每当她晃动身子,那一对乳房便巍颤颤的舞动起来,那颗黑红色的乳头,高突的像颗可口的草莓似的,看着她丰满的大乳房,而乳晕附近还有我吸咬过后的痕迹,我的阴茎早就硬得像钢铁一样了,我又伸手摸向她的私处,她轻轻一颤,整个身子软在我的怀里,「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你!」我把手探入她的内裤里,我所触摸到的是滑滑的皮肤,阴毛中间露出一道迷人的肉缝,不停流出来的淫水已让内裤湿透了,我这时趁机把她双腿抬高,将她的内裤也脱了,她雪白丰满的臀部,整个都裸露了出来,她稍微的张开腿,我可以看见那紧闭粉红色的阴唇和黑漆漆的浓密阴毛。

  我用力地在搓揉她的臀部,并且将手指伸到她的小穴,手指深深地入了她窄小的阴道,把她弄得浑身乱颤,她也忍不住发出呻吟,「啊……小冤家……我……哎呀……你……」我故意继续用手揪插,让指头去摩擦她微凸的阴蒂,这时候她的呻吟声更加大了!

  「啊……小冤家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哎呀……你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要……要泄了……」。

  这时我俩理智已经完全被淹没了,根本就忘了车上还有其他乘客,我迅速地脱光所有衣服,爬到她的身上,一边亲吻着她,一边揉捏起她的大乳房,吸吮着她黑红色的乳头,把她弄得死去活来不断轻声娇啼浪叫,她那迷人的叫声太美,太诱人了,刺激着我的神经,感觉她下身淫水早已源源不断地从肉穴流出,我用力把坚硬的阳具直接插入她的阴道数十下,她闭上了眼睛张开嘴巴,低声说:「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我要……现在……快……」,在眉梢眼角中,我感觉她是有一份充实感,和强烈的满足感。她哀发出呻吟声「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!哦!你……啊……真粗真大真硬,喔……美死了……」。

  大龟头顶住肉穴深处,于姨的肉穴里又暖又紧,穴里把阴茎包得紧紧,真是舒服。「啊……真……美死了!……快点抽送!……喔!……」我不断的的抽插着而手也不停在的于姨丰乳上吻着,张开嘴吸吮着于姨硬硬的乳头。

  「宝贝……你吮的我……我受不了……下面……快操!快……用力!」于姨的屁股上挺下迎的配合着我的动作,淫水如缺堤的河水,不断的从于姨的肉穴深处流出,顺着白嫩的臀部,一直不停的流到卧铺上。

  看着她疯狂的样子,我问道:「于姨,喜不喜欢我操你?」「喜……喜欢!你操得……我好舒服!」她轻声回应着。我不断的加快抽插速度,我上见面拚命去揉掐她的乳房,下面不停来回抽插着,她高挺着阴道迎凑着,紧包裹着我的阳具,我感觉到她软软的淫穴在摩擦着我的龟头,我反覆地深深地插着她淫穴。

  「啊……我不行了!……我又泄了!……」于姨抱紧我的头,双脚夹紧我的腰,「啊!」一股淫水又泄了出来。一股浓热的淫水从小肉穴急泄而出,看着于姨肉穴两片嫩细的阴唇被阴茎的抽插而翻进翻出,小肉穴的收缩也吸吮着我阴茎,我再也坚持不住了,「于姨,我…也要射了!…」我快速地抽送着;,于姨也拚命抬挺肥臀迎合我,两只小腿夹在我的腰部,双手紧紧抱住着我,我一进一出的频率越来越快,于姨的呼吸越来越急,终于我忍不住将精液射进于姨的阴道深处,注满了于姨的肉穴。

  只见她的阴毛、阴唇、和阴道都沾满了我的精液,她累得深深地喘气的望着我说:「你……真想把我干死啊!你……可坏死了,人家……第一次见你就把我……搞了!」我说:「谁让你样子长得这么淫呢?」她轻轻打了我一下说:「你真坏!把人家……搞了还在找……藉口。」我不住的点头,并说:「你刚才满意吗?」「喔……喔…乖乖…太爽了……」于姨如痴如醉的喘息着,这时我也再次舔着和摩擦她的淫穴,她那里经得起如此的挑逗呢!一股淫水再次直泄而出。

  「别再舔了!我……泄……了……啊!。啊……!……」我也将她泄出的淫水,全都吞吃下肚内,她的屁股扭动几下,淫水潺潺流出,我立即发动第二次进攻,把我的的大阳具直插到底,「哎唷!你……顶死我……了!。」她还是低声细语的哼着,「你……的阳具弄得我……简直……快要发狂了,好爽呀!我……好舒服啊!……你再用力……我要一起泄吧……」接着于姨顿时感受到我龟头大量温热精液如泉般冲击小穴深处,如天降雨露般滋润了她肥肥的肉穴,她同时泄出大量的淫水,只泄得她酥软无力,满足地紧紧揽抱着我身上,身上香汗淋漓、娇喘连连,着使觉得生平第一次如此快活,我俩深深紧密交合在一夜,我激发出她潜在的淫荡意识,那晚我们俩人满足地相拥着直至天亮。

  【完】